2019/01/18

補記HK100 觀光遊 2018


2018年的港百, 天氣滿舒服的, 以為是個賽事的好日子, 卻沒想到在巴士站前往企嶺下(水浪窩)的路上, 已經遇到退賽的選手, 那時還不到下午一時, 即賽事進行了不到五小時, 關站時間是晚上九點多, 但原來路程已經有52公里(今年改路後為57公里). 或許在外星人視覺, 評估過當下的狀態未能做到預計的理想成績, 為免影響個人綜合越野積分, 所以止蝕離場. 作為卑微的地球人, 不求排名, 能順利完成已覺萬幸. 又, 能在日落前走到一半已很不錯. 


來到企嶺下, 聚滿了人, 大都是等候中的保育員, 還有些媒體在守候最佳時機, 鬧哄哄的. 猛獸般的選手, 來到檢站, 有的被保育員妥貼地照顧, 也有的孤身上路, 灑脫利落, 大致都是精神滿滿, 跟去年在城門檢站見到的, 又是另一番景象. 始終仍未受馬鞍山, 大老山, 畢架山的洗禮, 約30公里左右的路程, 挨過終極的17公里, 亦是最艱辛的針草帽, 便是終點. 純粹看著數據好像簡單, 但前半段能沉著氣安全抵壘也不容易. 


閒來往雞公山方向走, 有些選手都面容扭曲, 不免令人擔心他往後的路要怎麼辦. 像信用借貸超支般, 前段若過火了, 後段幾乎都十倍奉還, 貪快得慢,得不償失. 常覺得港百的上半是跑, 後半是攀, 今年改路, 上半段多了個牛耳石山, 少了平坦狂跑的路段, 難度提升了而金銀銅人仔的時限卻沒有改變, 10小時內完成應該將成為絶響.  去年話題人物今年再度挑戰亦已沒仇可報, 但賽果仍然讓人期待.

同樣是對賽果的期待, 對於在終點守候的人們來說, 卻有著不同的意義. 不是隔著屏幕食花生, 而是切身處地在其中耐心等待, 這會是因為責任還是愛? 可能是覺得新鮮的花生才夠香脆. 不管怎樣, 因為他們的存在, 那人氣讓百里征途歸來的疲憊遊子感到暖意. 就算人群裡沒有認識的人在, 但大會的氣氛及鬼馬司儀的鼓勵, 或是陌路人的讚許, 就是苦中的一點甜, 亦可能是重臨舊地的原因. 


2019/01/02

UTMT 環大帽山越野賽 (下)


說來UTMT的氣氛滿不錯的, 印象最深是TTF那年往SCP7的路上, 在如若無人之境的黑夜裡, 突然傳來熱鬧的聲響, 還要是狂歡派對那種, 雖然眼前仍是漆黑一片, 但聽著那充滿人氣的鼓勵很是給力, 到達SCP7後的光明及聽到充滿朝氣的聲音, 更是提神. 是的, 除了11個提供補給的檢站CP, 路上還設有12個純粹打卡的分站SCP, 雖然沒有提供物質上的補給, 卻能給予精神上的加油, 而且把十多公里的路程再分拆, 感覺沒有很漫長.

大會的安排亦很巧妙, TTF及YTF的中途加入, 似是注入了新的動力, 加點人氣, 畢竟參加UTMT的人沒有很多, 那疏落程度, 路上幾乎只偶爾遇到幾個人. 雖然在洪流初現那時或許會帶來擠擁, 但分散之後便又開始疏落, 但密度總比單一組別高. 有時拖著疲倦的身軀突然得到TTF或YTF的鼓勵, 頓時有精神一振 (雖然可能名義上鼓勵, 實際上是求讓路), 偶爾有些人氣充撐一下也不錯, 無論是越過別人還是被人反超前, 不繼地𠝹與被𠝹似是長途賽事的趣味之一?!


懂得宣傳, 或許亦是此賽事另一成功的因素. 哪個山界名人將會參加哪個組別, 營造荷里活電影般的陣容強大, 讓吃花生的一眾吃得待別滋味, 雖說在此之前都不大清楚哪個打哪個來著. 路上遇到的攝影師亦滿多的, 有時還莫名其妙地中槍, 只要你有把號碼布顯示在外不作遮掩隱藏, 閣下的照片相集自會出現在個人成績的網頁內, 而那原圖照片可直接下載不另收費, 這真的很窩心體貼, 絶不小家子氣.

除了宣傳, 還懂變化, 2019年的UTMT除了新增2人或4人隊際之餘, 還加入指定完成時間的特別奬牌 (完成/36小時內/30小時內/24小時內), 這會否有刺激到當初仍抱著觀望態度的花生友想要參賽挑戰的念頭, 就留待下年拭目以待, 只要大會繼續用心經營, 哪天也會變成抽籤才能參加的賽事, 畢竟UTMT的確是參加海外賽前作為小試牛刀的不二之選. 感謝所有大會人員, 義工們及所有攝影師~


2018/12/29

UTMT 環大帽山越野賽 (中)

162km UTMT 環大帽山越野跑 >> 相片集

全程共11個檢站的UTMT, 與慣常百公里約9個檢站相比, 每段檢站間的距離幾乎都是十多公里以上, 感覺就是漫長, 尤其走在黑夜走到不知方向那時. 這百英里的路, 大致可分為前中後三段, 前段由起點火炭至荃景圍, 中段由荃景圍至大棠, 後段由大棠回終點火炭. TTF在荃景圍的起點有別於UTMT在荃景圍的檢查站, 所以在上石龍拱的路上, UTMT的高手會遇上這群突然出現的TTF洪流(當日4點起步), 然後在往後的路上, 都混合著UTMT與TTF的參加者. YTF的洪流(次日8點大棠起步), 若是在四排石山一帶狹路上遇上, 的確會有點麻煩.


前段: SP火炭至CP4荃景圍 (針山, 獅子山, 金山, 大帽山)  -  47.3公里
UTMT 時限 12.5小時 - - - 8:00 至 20:30
大致日光路段, 次序上雖是頭盤, 但內容卻似副菜, 只因有著份量較重的大帽山作前段大佬, 還有幾個不容小覷的嘍囉. 由於只是起步之初不宜過於急進, 而且上針山路窄, 所以人們都像軍訓似, 一個跟一個有著隊形, 下山或是平路時才會大執位, 檢站過後更是人面全非. 這段感覺有被放風箏似地玩弄, 平路似被放線, 上山似被拉緊, 亦因為前段仍有氣有力才會如此被玩弄著. 沒能控制得宜的話, 很容易埋下斷線風箏的危機.


中段: CP4荃景圍至CP8大棠 (石龍拱, 河背, 深井, 大㰖涌水塘, 掃管笏, 虎地, 公庵山)  -  65.5公里
UTMT 時限 15.75小時 - - - 20:30前 至 12:15(+1)
TTF 時限 17.75小時 - - - 4:00 至 9:45 (+1)
來到這裡, 精神上會有種走百公里的熟識感安全感, 雖然實際剩下的是比百公里多一點點. 無論UTMT是TTF, 這段大致都會是日落, 挨夜到次日或者日出路段, 次序上雖是副菜, 但內容卻似頭盤, 還要是韓式前菜, 小碟放滿桌, 有些還說不出名堂來那種. 仍然似是被放風箏的感覺, 水泥路相對地多, 亦相對地較為沉悶, 加上那熬人的黑夜, 開始疲憊的身軀, 難免讓人滿載睡意, 意志低沉, 亦是UTMT參加者退賽機會最高的一段, 尤其是賽事半程的CP6深井開始. 而此段的亮點, 可說是像漆黑滑雪場似的公庵山.


後段: CP8大棠回FP火炭 (四排石山, 雞公山, 大刀屻, 四方山, 草山)  -  49.5公里
UTMT時限 13.75小時 - - - 12:15(+1)前 至 2:00 (+2)
TTF 時限 16.25小時 - - - 9:45前 至 2:00 (+2)
YTF 時限17小時 - - - 9:00 (+1) 至 2:00 (+2)
大致是日光的路段, 如果UTMT約34小時前或TTF約26小時前或YTF約9小時前回去的話(即6點日落前). 作為主菜的後段, 是賽事的精華所在, 亦是最終艱辛考驗的開始, 挨得過公庵山洗禮後, 亦未必挨得過四排石山的磨鍊. 在走過雞公山大刀屻後, 仍能抵抗林錦公路那搭車之便的誘惑的話, 基本上終點在望, 雖然餘下的22公里還有四方山及草山都不是好欺負的貨色, 尤其是四方山往碗窰那段刺激的叢林下山路, 可說是亮點.

這才發現, 怎麼UTMT的時限越見收緊, 反而越短途賽的時限越見寛鬆, 是讓參加者拾級而上的鼓勵嗎?


2018/12/27

UTMT 環大帽山越野賽 (上)


115km  TTF 荃打火 2016 >> 相片集

對於UTMT(2016年)的崛起, 全因UTMB, UTMF的興起. 隨著越來越多人參加海外喵百英里的賽事, UTMT的出現提供了多一個出發前的實戰經驗. 聽說, UTMT早在2014年尾已聞樓梯響, 原定2015年2月舉辦, 因原定路線未得當局批准, 輾轉, 首屆變成別具意義的開年賽.

UTMT那時像平地一聲雷似的出現, 其賣點除了路線的難度, 那些本士風味的補給美食如茶果, 農場鮮奶, 燒鵝瀨粉等最為熱話. 對早已存在的雷利旋風156(2000年)及HK168 (2013年)感覺有被比下去. 前者收費最便宜, 基本的大會補給絶對體諒, 後者收費較便宜, 但聞說大會補給安排令人擔心. 當時的確還有一個UTHK175(2015年)好評如潮, 但第二屆卻令人大失所望, 就此完結. 今年雷利旋風亦不知怎的停辦, 不過一喵死一喵鳴, 今年初辦的V162(2018年)非常成功, 只是其路線涉及搭乘地鐵, 有別傳統路線.


言歸正題, 因早已計劃去廈門跑馬拉松的關係, 所以第一屆(2016.01.01)只能食花生觀望, 聽說有很多路標被人惡意破壞, 但亦無損參加者們對大會的好評. 雖說有大食大, 但百英里的挑戰自問無能為力, 所以第二屆(2016.12.31)先參加TTF 115公里的跨年賽, 然後第三屆(2017.12.30)才有勇氣第一次去走畢UTMT那162公里, 亦慶幸不用走到跨年.

想來, 香港都沒有跨年賽, 只有開年賽如東北縱走, 所以參加第二屆還沒有看資料前, 有幻想過會否跨年的那刻剛好在大帽山白波, 或是能看到跨年煙火, 像煙花跑那樣. 可現實是, 誠如UTMB, UTMF一樣, 環大帽山沒有要到白波去, 而且TTF是不經大帽山路那段的, 就算是UTMT, 一般在黃昏前已經經過, 所以都是自己想太多了. 由於賽事日期幾乎都是依著1月1日作調整, 因此每次不一定是開年賽或跨年賽那樣別具意義.


對於下午4點在荃灣起步的TTF, 感覺是有點懶庸, 但相對於早上8點在火炭起步的UTMT, 感覺便會很緊張, 住在港島的參加者應該有更痛苦. 百英里的距離, 的確是有著很大的壓力, 連慣常沒有試路, 自當是海外人士角度參賽的習慣, 都不得不乖乖細閱路線, 還特別去試路看, 持著曾經玩過TTF, 所以只試走UTMT前部份, 但依著大會給的gpx檔偶爾找路還是滿腦子疑問. 不過走過的就是足跡, 心裡始終會踏實點. 幸好大會沒怎樣大改路線, 所以前人的成績可以作為參考.

由於以海外人士角度參賽, 因此沒有找來額外個人支援. 雖然UTMT多TTF約1/3的路程, 但中途寄存點沒有因此而多一個, 變相東西會背多一點, 尤其是個人補給的食物, 就當作是增加難度的考驗, 反正參加海外賽時亦是如此. 其實大會的食物是完全足夠的, 但相對於高能量食物而言, 同等能量, 那尺寸及重量自是不能相比, 在路上補給時亦較方便及耐久. 就算在檢站吃大會的食物吃到撐, 那只是份量上的填充, 中途還是會容易餓起來, 特別是賽事的後半段開始.


說來, 仍有胃口去吃亦算是滿幸福的事, 只是同樣的東西像能量棒, 啫喱糖或堅果那些乾貨, 吃多了會變得口感厭惡, 更甚者可引致反胃, 還沒到半程, 喉嚨已投訢起來, 吞口水也覺痛. 最為驚喜是在大棠的檢查站竟然!竟然!竟然!有難得一見的砵仔糕, 簡直是久旱逢甘露, 雖是能量不高的小食, 但吃罷喉嚨感覺有舒緩多. 若是有粥或湯通粉或薯仔湯去潤一潤喉嚨也是不錯, 但這些都是賽事時較罕見稀有的食品, 亦不容易帶走.

其實, 除了賽道, 某程度上, 大會補給亦能影響賽事的難度, 不同賽事有著不同特色風格, 才會帶來不同的體驗, 所以除了練好自己的肌力, 腸胃亦很重要的說.



UTMT 環大帽山越野跑 Ultra-Trail Tai Mo Shan
https://ultratrailmt.com/
比賽日期:1月初
接受報名: 約6月底


tam @ 2018.12.27

2018/11/03

毅行時間的預算


常言道偷雞不成蝕把米, 這無論在長距離路跑還是越野賽事裡都慣常看到, 尤其在起步的階段, 賽事的初期, 受著環境氣氛的感染, 當下感覺良好的錯覺中, 速度表現比平時更佳, 狀態大勇信心十足的, 前路一片光明, 卻輾轉維持不到半途, 或甚在上斜的路段, 雙腳已經酸軟起來, 曾經的輕鬆輕盈感覺不復再, 換來是舉步維艱的沉重步伐, 想到剩餘路程的起起伏伏, 不禁黯然絶望的心寒.

在毅行者這個四為一體的互動裡, 一人快步, 或多或少其餘的人都會受到影響盡量跟上, 是團隊精神? 還是不想就此被比下去的逞強之心. 若是隊友間的能力相若, 自然是能遇強越強, 激發潛能似地發揮小宇宙的力量, 締造最佳成績, 當中需要適度地拿捏, 像高空走鋼線般取得平衡. 如若對隊友的能力錯誤評估勉力而為, 那只會像慢慢堵塞的馬桶, 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最諷刺的可能是當初最心急卻又最快出事的那個, 企圖突破時區衝破極限反變負累的確自取滅亡, 但作為隊友卻沒有加以牽制, 結果全隊受牽連, 也不能置身事外. 不過人生總會遇到幾個偏愛活在不同時區的隊友, 像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似, 會同舟共濟的, 除了明白團隊精神的意義, 更了解到毅行者這慈善活動, 除了是體能的鍛鍊, 亦是心理質素的修行, 又或者可能是單純地因為 . . . 愛(笑).

所謂時間就是金錢, 投資涉及風險, 在依據練習數據去制定毅行者完成時間時, 無論是偏向保守型還是進取型, 那預算只能作為參考, 實際得看當日表現作調整, 不過就算在賽事路程的中前期有表現良好感覺良好, 都最好按計劃行事, 淡定有錢剩, 留待後段仍有氣有力走, 可以笑到最後跑回終點, 這種留前鬥後的能耐, 無不被尾段沿路的喪屍們所敬佩. 如若在初段已經表現不似預期, 那便忘記計劃, 細心聆聽身體的感覺.

不管如何, 共同全體完成永遠都是首要目標, 就好好享受及體驗那過程吧.


p.s.
毅行者原意為籌款而發起的活動, 隨著時代變遷, 除了募捐之外, 亦成了競賽活動. 活動的本質其實沒有變, 變的是參加者自身, 尤其是持續參加的那些, 像持續進修般, 因為是四人隊制的互動, 所以每次完成都總會明白了什麼, 學懂了什麼, 或許, 這就是毅行一次生兩次熟N次都繼續的原因. 如果沒有得著, 那多上幾次毅行課吧.



2018/10/27

毅行時間的策略


常言道人情還人情, 數目要分, 在毅行者這個百公里長距離的挑戰裡, 不管能力如何, 目標完成時間還是得定一定, 好有個目標亦有個預算, 然後再在練習的過程中作出檢討修定, 這涉及觀察紀錄與分析, 不只是純粹的體力付出. 試著對路線多加認識了解, 在練習時留意身體在各路段的速度與感受, 或多或少會有所體悟, 從而改善表現, 若是有高人帶路指導自然受益良多, 功力倍增.

到底睡與不睡, 對很多沒有長距離經驗或是沒有高手教路的新手而言最感到糾結. 很多人都認為賽事期間睡覺是弊多於利, 但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當中的取捨確實有令人迷惘. 只是這決定在練習的初期還言之尚早, 先感受自身的能力與距離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 然後隨著距離的增加及自身能力的提升, 會否有得出些結論. 不過在此之前先有個共識, 無論走得多慢, 盡量以減少中途停下來休息的時間為大前提.

踏上長距離的挑戰路上, 其實無時無刻都會有想要休息或甚放棄的念頭. 辛苦上山的時候, 倦極眼訓的時候, 腳痛抽筋的時候, 不論體能好壞, 在相應的速度裡都總會有著這樣的感受. 是意志驅使身體繼續堅持著, 是信念引領著方向不斷前行. 休息的確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只是小休可以回勇, 大休可以收工. 適當的休息會有充電的感覺, 反之只會損身滅志, 得不償失.

每次累極止步, 會否過於急進, 還是肌力不夠, 姿勢不正, 飲食不當, 睡眠不足. 若能查明原因, 對症下藥, 表現理應有所改善. 不過作為四人隊制的毅行者, 僅一人之力難以前進, 若各人投入程度有異, 能力有著差距, 說起目標完成時間的確會傷感情, 只是共識還是要有. 像大伙兒出外旅遊, 除非各自行動, 否則大約的行程總會定一定, 雖然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乃事實 . . .


p.s. 所謂的休息, 是指一個消除或減輕疲勞, 恢復精力的過程 這無論在單次練習還是整個訓練計劃裡都非常重要. 只是, 所謂的休息, 不一定是完全停止機能活動, 適當的伸展亦能幫助. 小休一般約5分鐘, 小憩則10-20分鐘, 不宜超過40分鐘, 因為進入深度睡眠過後, 醒來會感到無力, 頭暈腦脹. 網上是這樣說的, 若有更好的提示求分享.

相關誌:



tam@2018.10.27

2018/10/24

毅行目標完成時間這事


常言道講錢傷感情, 在毅行者這個必須四人組成一隊的規則裡, 最傷感情的可算是時間, 指的是目標完成時間. 這個時間基本上由中籤者, 亦即是一隊之主所定下的目標, 再以此為大前提, 於試腳的季節裡找出合適的人選作為隊友, 這可算是一般有玩過毅行者或其他百公里賽事, 明白了解自己能力下所定的時間. 至於不曾參加或只單純玩過路跑的人, 有些都只志在完成, 而沒有所謂的目標完成時間, 通常以此作大前提的, 都暗地裡埋下了伏線.

在練習的初期, 人們總是抱著走走看的觀望態度盡力而為, 隊友間的包容都比較寬鬆, 因為日子尚早, 仍有改進的空間. 所謂沒有奇蹟只有累積, 近乎每星期的緊密練習讓隊友間更能知己知彼, 騙不了人. 然後最讓人糾結的感覺, 一般在練習的中後期開始, 當大家已認定彼此為隊友, 那如家人般不可分割的關係下, 會為著目標完成時間而換掉能力不及的隊友嗎? 所謂Do it Right the First Time的品管定律, 在情義兩難下是很難實行. 而最最最尷尬的, 可能是那個不能換掉的隊長.

誰說毅行者只是單純的體能鍛鍊, 內在修為才是精髓所在, 尤其是對非親非故卻又非他不可的隊友的包容. 在練習的後期, 總隱約有感覺到隊友間的能力差距, 若是不相伯仲自然可喜可賀, 但如果是有著距離的話, 便需要調節心情, 始終這是四為一體的活動, 而不是個人賽事, 大前提永遠是四人一起完成比目標完成時間重要, 這個共識在任何時候都是必然的.

不論經驗與否, 所謂的目標完成時間, 在活動當日都只能當作參考, 一切平常心. 因為理想歸理想, 意外亦總是意料之外, 當日的天氣, 狀態或是命中注定似的事宜, 都能影響表現及賽果, 除了盡力而為, 亦只能盡力而為. 對於目標完成時間的那種郁悶, 當你與大伙出外旅行時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 在團友為著拍照而擔誤行程時的那份包容, 你應該會懂的 . . .


p.s.
所謂的包容, 幾乎都是上位對下位的仁愛似, 哪天當你也變强當了上位時, 可別忘記曾經受過的包容. 只是, 所謂的包容, 也不一定是客氣恭敬的那種. 有時哥兒們的單單打打, 言語上的拳來拳往, 或許也是一種浪漫吧, 關係越是密切才越是受得起, 否則真的會很傷人.


相關誌:



tam @ 2018.10.24